1953年河南一清洁工受人嘲笑领导看报纸后惊讶:你是特等功臣

日期:2022-10-06 11:12:05 作者:华体会首页在线登录 来源:华体会官方网页入口



  原标题:1953年,河南一清洁工受人嘲笑,领导看报纸后惊讶:你是特等功臣

  1953年9月,河南省政府招待所,一个默默无闻的清洁工,引起了领导的注意。

  这名清洁工姓雷,是在1952年初来招待所工作的,当时有人介绍他来招待所干服务员,招待所的负责同志还很奇怪,这个人看起来也就30岁左右,皮肤黝黑,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,干点什么不行,怎么想来招待所干服务员?

  来人介绍说他受过伤,不能干重活,希望予以适当照顾,于是招待所的负责同志便安排他当了服务员兼清洁工,平时干些端茶倒水、打扫卫生的活儿。

  这个清洁工人很老实,话很少,别人问起他哪里受伤、怎么受的伤,他只是微微一笑,从不细讲,大家都叫他“老雷”,因为老雷话很少,人很闷,不善言谈,一些年轻人喜欢拿他开玩笑,说他“像个闷口葫芦”,有时还嘲笑他“一个大男人,干不了重活”。

  时间过得很快,到了1953年9月,招待所一位负责同志在办公室翻阅《人民日报》时,发现了一则特殊的寻人启事。

  当时,抗美援朝刚刚结束,很多志愿军战士在受伤退出前线战斗,或者返回国内之后,便不知所踪,类似寻找失联战士的启事并不少见,这个叫雷宝森的战士即是其中之一。

  这名负责同志惊讶了,这个其貌不扬的清洁工,竟然是抗美援朝的一级战斗英雄、特等功臣!这名负责同志立即向上级层层报告了消息。

  不久后,北京方面派来一辆军用吉普,把雷宝森接到了北京,一时间惊动了整个省城。至此,雷宝森的真实身份曝光:他是抗美援朝一级战斗英雄,特等功臣。

  身为战斗英雄和特等功臣的雷宝森,为何在政府招待所当了一名清洁工?他究竟立下了什么样的战功,能被评为特等功,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?这位默默无闻的战斗英雄,拥有什么样的传奇经历?本篇文章带你一起回顾一级战斗英雄雷宝森的传奇人生。

  雷宝森原本姓李,父亲绰号“李大个”,李家很穷,家里只有几分薄地,很难维持一家人生计,还要挨地主的剥削压迫。雷宝森1岁那年,当地一个大地主的儿子借着要债的机会,糟蹋了雷宝森的姑姑,父亲“李大个”一气之下砍死了对方。

  “李大个”犯了人命官司,不敢呆在家里,只好带着老婆孩子,一家五口连夜逃跑,辗转到河南上蔡,投奔雷宝森的姨妈,但姨妈也是一家穷人,根本救不了他们,无奈之下,雷宝森的父母只好带着3个孩子住到城南一个废弃的破庙里。

  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计,父亲给人挑水,母亲给人缝补衣服,日子过得十分艰辛。

  雷宝森5岁的时候,父亲挑水时不小心砸坏了一户地主家的水缸,地主狮子大开口,让父亲赔偿,可父亲一贫如洗,哪里有钱赔偿,地主便借机辞退了他,连工钱都不给结,雷保森的父亲一气之下染了急症,卧床不起,很快贫困交加中病逝。

  家里的顶梁柱垮了,雷宝森的母亲束手无策,一个妇道人家该如何养活3个孩子啊!

  无奈之下,她做出一个痛苦的决定,把两个女儿送给人家当了童养媳,只留下雷宝森一个孩子,和自己相依为命。

  雷宝森的两个姐姐,一个12岁,一个10岁,当她们被别人生拉硬拽地抢走时,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永远停留在雷宝森的脑海中,这一幕场景是5岁的雷宝森最早最深刻的记忆。

  5岁的雷宝森和母亲没有任何收入来源,他们白天外出乞讨要饭,晚上回来睡在破庙里,过着有今天没明日,朝不保夕的日子。

  然而,就是这样的日子,也持续了不到一年。第二年,雷宝森6岁,她的母亲又感染疾病,因为没钱医治,只能任由病情发展,自生自灭,很快撒手人寰。

  年幼的雷宝森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,父母什么都没给他留下,唯一教会他的是乞讨,雷宝森从此流浪街头,靠着一个人乞讨为生,顽强地与命运抗争。

  幸运的是,在雷宝森8岁那年,他被当地一家姓雷的佃农收养,这个佃农家庭没有孩子,把雷宝森当成亲生儿子养育,让他给雷家传宗接代,于是雷宝森从此改姓雷。

  雷家也是农民,生活并不富裕,无法给他舒适的物质生活,但相比街头的乞讨流浪、无父无母的孤儿生活,这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幸福了,雷宝森很知足,也很感恩。

  艰苦的生活培育了雷宝森坚强的性格,也让他早早懂事,13岁那年,为了减轻家庭负担,雷宝森主动提出到当地一户地主家当长工,尽管干的是牛马活,吃的是猪狗食,但雷宝森并不抱怨,也不绝望,他要靠自己的努力笑对生活。

  随着年龄一天天增长,雷宝森开始有了独立的思考,他时常会想,自己这十几年的日子过得如此辛苦是为什么呢?难道真像别人说的是命吗?自己天生就应该做牛做马,被人压榨吗?不是的,不是这样子,命运是靠自己改变的!

  1941年,17岁的雷宝森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,和两个伙伴离家出走,闯荡世界。

  一路之上,雷宝森和小伙伴走散了,他辗转来到郑州郊区帮人照看果园,后来又到了城里一家饭馆当堂倌,这份工作比他给地主当长工可轻快多了,雷宝森干得很踏实,他为人诚实善良,干活又机灵勤快,很受老板和饭馆老顾客们的喜欢。

  常来饭馆的顾客中有一个开鞋店的人,大家都叫他“鞋老板”,这个“鞋老板”很欣赏雷宝森,经常和雷宝森拉家常,嘘寒问暖,当他听说雷宝森的艰苦经历后,便给雷宝森讲了很多道理,这些道路雷宝森以前从来没有听过,但听着很有道理。

  原来,这个“鞋老板”是的地下工作者,以开鞋店为掩护帮助组织搜集传递情报,他相中了雷宝森的聪明勤快和踏实肯干,想发展这位命运穷苦的孩子作为情报员,便有意向雷宝森讲述革命道理,教给他反抗压迫、改变命运的道理。

  在“鞋老板”的影响下,雷宝森明白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道理,知道了只有才能救穷人。从此之后,雷宝森立下决心,永远跟着走,解放劳苦大众,他心甘情愿地当了的一名通讯员,帮助“鞋老板”传递情报,每次都能顺利完成任务。

  1946年秋天,雷宝森地下通讯员的身份暴露,“鞋老板”给他写了一封介绍信,安排他去山东参军,于是在1947年,雷宝森来到莱芜加入党的地方武装南麻区小队(后改编为山东省黄河一大队特务连),开始了自己的军事生涯。

  多少年过去了,雷宝森永远忘不了这位给自己指明方向,将自己引向革命道路的领路人,每次说起这段经历,他都亲切地称呼这位领路人为“掌鞋人”。

  1948年春天,雷宝森所在部队被编入中国人民第26军78师234团3营9连,雷宝森担任9连一名机枪手,从此之后,雷宝森再也没有离开这支功勋部队。

  解放战争时期,雷宝森随部队先后参加过淮海战役、渡江战役、上海战役,作为一名机枪手,必须拥有钢铁一般的意志,不畏惧任何敌人,不惧怕鲜血和死亡,雷宝森在战场上出生入死,奋勇杀敌,屡建功勋,多次荣立二、三等功,并被批准火线入党。

  1950年11月,第26军被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6军,参加抗美援朝,雷宝森随大部队一起,雄赳赳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,入朝作战,保卫祖国。

  刚开始入朝作战,美军根本没有把武器装备落后的志愿军看到眼里,我志愿军先后发动第一次、第二次、第三战役,狠狠教训了狂妄自大的美军,特别是第三次战役中,志愿军一鼓作气,占领了汉城,一举解放了“三七线”以北的广大地区。

  美国号称第一军事强国,却在志愿军面前一退再退,一败再败,感到很没面子,为了挽回颓势,敌军于1951年1月,趁我军刚刚结束第三次战役、尚未休整的的机会,纠集大量兵力向我军发起进攻,企图将我军逼退至”三八线“以北,第四次战役爆发。

  敌人来势汹汹,攻势迅猛,我军休整时间很短,形势很不利,因兵力紧张,26军被部署参加第四次战役第二阶段的防御作战,雷宝森所在连队就在其中。

  1951年3月24日,雷宝森奉命率四班9名战士在七峰山下的299高地打阻击。

  雷宝森所在的高地居高临下,监控着山崖下的公路,这条公路是美军机械化部队迂回进攻七峰山的必经之路,因为美军的坦克没办法翻越山地,必须走公路。

  雷宝森和全班战士蹲在战壕里等待敌人,但等了三天也不见一个敌人经过,甚至到27日上午,七峰山东西两侧都传来了激烈的枪炮声,299高地仍然一片宁静,期待中的美军机械化部队一点影子都没有,就连步兵部队也没见一个。

  没有仗打,战士们有些沉不住气了,雷宝森鼓舞大家不要沮丧,他相信敌人一定会来。

  果然,27日下午2时10分许,西南方传来了一阵隆隆的马达声,一片尘土扬天而起,由远及近,一看便知是敌人的机械化部队,而且数量不少。

  马达的轰隆声越来越近,雷宝森探出头,悄悄数着敌人的坦克数量,1辆、2辆、3辆、4辆…我的天,足足有12辆,还有2辆吉普车,拉满了美国大兵。

  雷宝森倒吸一口冷气,敌人足足有12辆坦克,100多名鬼子,自己只有10名战士,重武器仅仅有几只火箭筒、两挺机关枪,这仗该怎么打?

  雷宝森冷静下来,在心里默默制定了战术,他命令火箭手看他的指令,先打掉第一辆坦克,逼停后面的坦克,然后机枪手猛烈射击,压制敌人的步兵,战士们点头领命。

  很快,美军的坦克部队进入了山崖下一个狭长路段,这里道路狭窄,仅能容一辆坦克通行,敌军的坦克不得不排成长队,依次前进,这正是打埋伏的好地段、好时机。

  雷宝森见敌人全部进入伏击圈,果断挥手示意,一枚火箭弹准确命中了敌军第一辆坦克,中弹后燃烧起来,后面的坦克被迫刹车,机枪手迅速开火,一场激烈的战斗打响了。

  雷宝森深知敌军人多势众,一味在山上开火毫无胜算,敌人一旦清醒过来,摸清自己的兵力和火力反击,自己必败无疑,必须趁敌人立足未稳,主动出击,才有可能击败敌人。

  雷宝森一声令下,跳出战壕,冲到最前面,向着敌军坦克部队末尾冲去,当冲到第11辆坦克跟前时,坦克正准备倒车逃跑。

  雷宝森继续向前冲,又扔出一枚手雷炸停了敌军第十辆坦克,没等弹皮落下,他又向前面的坦克冲去,在战友们的配合和掩护下,第九辆、第八辆……敌军的11辆坦克被一一炸毁,而雷宝森和战友们依靠的仅仅是一颗颗普通的反坦克手雷。

  眼看敌人就要被全歼,敌人已经退走的第12辆坦克又跑了过来,用机枪向雷宝森和战友们猛烈扫射,雷宝森让战友们撤回战壕隐蔽,自己一个人匍匐着身子,借着公路旁边的小沟作掩护,摸索着向第敌军的坦克爬去,试图干掉对方。

  敌人的坦克发现了雷宝森,一边疯狂地向他扫射,一边向后倒退,雷宝森一路匍匐,手肘、膝盖、大腿都被磨破了,他想要迫近坦克,但敌军的坦克手很狡猾,加快速度倒退,雷宝森追不上对方,奋力扔出一颗手雷,敌军见状不敢恋战,仓皇转头逃窜。

  一个班,9个人,用时25分钟,炸毁坦克11辆,吉普车1辆,这就是雷宝森率领的步兵班交出的成绩单,这是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一个步兵班反坦克作战的最佳战绩,也是一个后人难以企及的记录,至今仍未被打破。

  但是,雷宝森和战友们没有时间庆祝,第二天,我军主力奉命转移,雷宝森所在的连队留守阻击,美军卷土重来,向七峰山发动疯狂进攻,阻击部队奋勇作战,牺牲很大,激烈的战斗中,阵地反复易手,短短一天内多达11次。

  最终,敌人突破了阵地,雷宝森率战士们与敌人展开肉搏战,一个个战友倒在敌人的枪口下,只剩下身负重伤的雷宝森和战士周士武。雷宝森在掩护周士武滑下山坡之后,不愿被敌人俘虏投降,他抱定必死之心,猛然一跃,跳下了悬崖……

  吉人自有天相,雷宝森跳崖之后竟然没有牺牲,死神都不敢收留这位铁血英雄,两位朝鲜群众在崖底发现了负伤11处、奄奄一息的雷宝森,把他救起送到志愿军的野战医院,经过抢救,雷宝森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已经无法继续留在前线战斗,被送回国内治疗。

  返回国内后,雷宝森在医院疗养了几个月,基本恢复了健康,便离开部队,悄悄回到了老家,他不想无所事事靠人养活,便托人找工作,最后在别人帮助之下,到河南省人民政府招待所当了一名清洁工。

  由于在七峰山阻击战中的突出表现,雷宝森所在的班被授予“反坦克英雄班”称号,他个人被命名为“反坦克英雄班长”,记特等功一次,并获“一级战斗英雄”荣誉称号,还被朝鲜授予“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一级战士”荣誉称号。

  整个抗美援朝过程中,志愿军战士一共涌现出30余万名功臣,也就是有30余万人曾立过功,级别最高的是特等功,特等功臣一共231人,雷宝森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志愿军战士能获得的荣誉称号包括战斗英雄、模范,而级别最高的是特级战斗英雄,全军只有2人,杨根思、黄继光,而一级战斗英雄全军仅有51人,雷宝森也是其中之一。

  然而,对这一切功勋和荣誉,远在河南的雷宝森并不知情,他在默默干着清洁工的工作,与人为善,与世无争,深藏功与名。

  志愿军返回国内后,26军政治委员李耀文听说部队一直没有找到雷宝森的遗体,怀疑他并未牺牲,仍有一丝幸存的可能,便下令在《人民日报》等多家新闻媒体刊发寻人启事寻找,没想到竟然真的找到了这位一级战斗英雄,于是便出现了开头那一幕。

  雷宝森的真实身份曝光后,已经不可能继续在招待所当清洁工了,组织上安排他到海军长山要塞任职,但雷宝森丝毫没有以功臣身份自居,而是一如既往地谦虚谨慎,很少提起自己当初的英雄事迹,只有组织上安排他为战士们国主义教育时,他才回忆起那段激情燃烧、保家卫国的革命岁月,讲述起那段难忘的战斗传奇。

  1957年9月底,彭德怀元帅从北京发来请柬,邀请雷宝森到北京参加国庆节观礼。

  10月1日,雷宝森和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一起登上城楼观看典礼,毛主席也在家中设宴款待几位战斗英雄,他老人家对雷宝森的事迹如数家珍,握着雷宝森的手说:“我听彭老总说过你的事迹,没想到你还活着,你是志愿军战史上的自豪!”

  早年的英雄战斗不仅带来了一身荣耀,也给雷宝森带来了一身的伤痕,不时发作的后遗症一直困扰着雷宝森的健康,他的肺部始终有弹片未能取出。1965年,41岁的雷宝森带着革命伤残军人证书,经组织批准离职休养,回到上蔡老家。

  返回老家后,雷宝森伤残志坚,他积极发挥余热,投身爱国主义和国防意识教育,经常受邀深入部队、学校作报告,深受部队将士和中小学生欢迎,很多参军在外的上蔡籍战士向雷宝森写信表达敬仰,雷宝森对此一一回复,勉励他们建功立业。

  上蔡县的百姓都知道家乡有这样一位深藏功与名的战斗英雄,亲切地称他为“家乡首长”,面对这一切荣誉,雷宝森十分淡定,他经常对人说的一句话就是,“我是一个逃荒要饭的穷孩子,是救了他,并给了他一切。在战场上,他只是尽了一个普通士兵应尽的责任,党和国家却给了他很高的荣誉。我在世一天,就要做一天的贡献。”

  2009年3月9日,抗美援朝特等功臣,一级战斗英雄雷宝森病逝,享年86岁。

  在雷宝森的悼词中,有这样一句话概括了他光荣的一生:“雷宝森同志一贯忠于党、忠于人民,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,战斗的一生,艰苦奋斗的一生,是为党和人民无私奉献的一生。他是上蔡人民的骄傲,是全县党员干部学习的楷模。”